商会首页   商会介绍   商会动态   新闻资讯   政策法规   投资招商   认识河南   豫商风采   在浙豫企   豫商学院
 
向儒商鼻祖子贡学经商之道;浙江省河南商会
·商会最新防骗通知  2018/8/6
·2018年新春祝贺  2018/2/14
·参加第十二届豫商大会通知  2017/7/10
·第十二届豫商大会南京专题  2017/6/30
·参加2017年“5+2经  2017/3/12
·参加第十一届投洽会和20  2017/3/12
 
 
豫商学院
首页 > 豫商学院 > 豫商学院  
向儒商鼻祖子贡学经商之道
日期:2009/9/3    来源:浙江省河南商会
 


一、 善于沟通

  子贡擅长语言表达与沟通,《史记?仲尼弟子列传》记载“受业者七十七人,皆异能之士也。德行:颜渊,闵子骞,厓伯牛,仲弓。政事:厓有,季路。言语:宰我,子贡。文学……”。“子贡利口巧辞,孔子常黜其辩。”连老夫子也称“赐敏贤于我。”可见他的语言表达能力之强。要知道,田常作乱齐国,聚重兵伐鲁,当时鲁国的情形十分危急,孔子召集弟子,说:夫鲁,坟墓所处,父母之国,国危如此,二三子何为莫出?”意思是:鲁国是祖宗陵墓,父母所在的祖国啊,现在国难当头,谁可以出而救国难于为难之秋呢?

  史书记载:颜渊辞出,孔子止之;子路辞出,孔子止之;子贡辞出,孔子遣之。既说明了孔子的知人善用,也足证了子贡的沟通能力之强,在孔子心目中远在他最倚重的弟子颜渊、最钟爱的弟子子路等人之上。也正是他凭借三寸不乱之舌,纵横列国,乃至取得“子贡一出,存鲁,乱齐、破吴,强晋,霸越”外交成果。其外交才能比之晚期百余年以纵横家传世张仪、苏秦等人毫不逊色。

二、 善于学习

  论语中记载了子贡问学于孔子多达24处。从修身、为政、处世、交友、论人到征询老师对自己的评价,不一而足。而且他所问的问题都很实际,且具有一定的水准,以至于孔子的回答成为经典。言必信,行必果;贫而乐,富而好礼;去食,去兵,民无信不立;敏而好学,不耻下问;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君子多乎哉,不多也;过犹不及;行己有耻;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累累若丧家之狗等均出于子贡与孔子的对话。

  可见,好的问题,实际上提问者对答疑者的恩赐,因为他可能帮答疑者将散乱的思想找到串起来的主线,让一盘碎珠,串成美轮美奂的倾城之链。我们前边所提到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实际上就是得于子贡“我不欲人之加诸我也,吾亦欲无加诸人。”的问题。其他诸如:“贫而无谄,富而无骄,何如?”;“智者知人,仁者爱人”的提问则更为高明,这不是老夫子其他的学生所能够企及的。

  另一方面,载《论语》、《史记》、《孔子家语》等古代典籍里我们还可以看到子贡对老师的尊敬,老师对子贡的钟爱。师生之间的融洽与和谐。《论语?学而》记载子禽向子贡询问老师到别国后,必打听当地的政治情况,是老师向做官呢,还是想乱政呢?子贡回答:夫子温、良、恭、俭、让以得之。夫子的追求难道会和常人的追求一样吗?温良恭俭让把老师高尚的品德概括的非常恰当,后来也成为儒家的修身精要。可以说绝对是孔子的知己,不知道老夫子当时听说这样的评价会怎么想,但是我想老夫子也会“莞尔一笑”吧。

  子贡对老师的其他评价也进一步展现了其对老师的尊重景仰之情,“夫子之文章(不是指刻写在竹简上的文字篇章,因为孔子述而不作,行不言之教,论语也是曾子和子思的门人编纂而成的。),可得而闻也;夫子之言性与天道,不可得而闻也。”;意思是说老师的才识气质可以看得到,听的到,感受到的;但是老师品行之高与对天地宇宙真理的理解,是无法达到和理解的;“譬之宫墙:赐之墙也及肩,窥见屋家之好;夫子之墙数仞,不得其门而入,不见宗庙之美,百官之富。”;这一句话便是各地文庙“万仞宫墙”的出典,意思是老夫子和我(子贡)在道行相比方面用宫墙的高度类比的话,我的道行只能够到肩膀,看到房子里精美陈设;而老师的道行之墙高达数(十以上为数)仞(仞:古代计量单位。一仞等于十丈,一丈等于三尺,一尺随着时代不同,与今天的米换算有所不同,但一米的长度均在三尺以内。)换算成米的话,数仞,最低是30余米,要知道当时30余米的建筑物简直可以和现在曼哈顿的高楼相比了。

  齐肩之墙,也不过1米多一点,与30余米的高墙相比,用天壤之别,云泥之判来形容也未尝不可。简直太高了。在这么比较下,他说我不知道如何得到老师的门径,没有能力看到宫墙内宗庙的雄壮之美,百官的富有之状。则显得更为贴切。进一步验证了子贡对语言的驾驭能力。随后,他进一步表述“夫子之不可及也,犹天之不可阶而升也。”意思是老师无与匹比的高度,我们与老师的差距,有如天庭的台阶高高在上,我们凡夫俗子只能望而兴叹,却没有能力登临啊。把自己对老师高山仰止,景行行止的崇拜如滔滔江水绵延不绝之情表达的淋漓尽致。

  孔子也曾试探地问他和颜回相比谁最聪明,子贡有自知之明,说颜回知一返十,自己连举一反三都做不到,只能做到举一反二。得到了老师的赞赏,竟然感叹:弗如也,吾与汝弗如也。得以和老师并列弗如,该是何等的荣幸。孔子也曾在听到子贡“我不欲人之加诸于我也,吾亦欲无加诸于人“的自评时,批评式点评说,赐啊,你做不到啊!能够得到老师的直教,可见老师并没有把他当作外人,而是认为孺子可教也,所以才会给他鞭策。纵观一部论语能获此教者颜回之后,子贡一人而已。

  可以说,子贡是孔老夫子经商之道最早的受教者和受益者。离不开子贡对老师的尊重,离不开子贡的好学精神,当然也和子贡迥异于他人的特质,作为优秀商人的潜质分不开。另外一方面,也恰恰由于子贡的务实好学,尊师重道的精神,使儒商之道得以肇始,使儒家经世致用思想得以形成,而不至于局限于修身、为政两个层面,子贡当有半数之功。进一步而言儒释道,法术势,唯儒为商,商而好儒。何以如此,子贡有半力之功也。

三、 重情重义

  史书记载子贡在终身侍奉孔子的学友子路过世以后,便承担起侍奉老师的责任起来。孔子探望病中的孔子,老人正在拄着拐杖在门口散步呢,看到子贡说:“赐,汝来何其晚也。”这句话表面是嗔怪子贡来的晚,实际上是老人这时如深海夜行的孤寂心灵看到前方摇曳的灯塔之光而发出的欣喜之声,也表明了老人在心灵上对这位自己称赞为“瑚琏之器”弟子子贡的依赖。因叹而歌,悲喜涕下,后七日乃卒。孔子弟子三千,而子贡有幸成为陪伴老人走完生命旅程的人.

  可见,他对老人的真诚。如果到这里子贡与孔子的故事就告一段落的话,已经让我们足够感动了。可是,另据记载:昔者,孔子没。三年之外,门人治任将归,入揖于子贡。相向而哭,皆失声,然后归。子贡反,筑室于场,独居三年,然后归。意思是,在老师过世三年之后,守灵的弟子们收拾行囊准备离开。

  向子贡行揖礼辞行(我的看法是继颜渊,子路辞世,冉有、宰予等人死于非命以后,子贡俨然成为同学们德行最高,恐怕也是年龄最长的学兄(史书记载:子贡小孔子三十一岁。有史可查孔子的弟子门人中年龄长于子贡的有11人,已经过世的诸弟子包括我们前边所说得,还有一些史书或有记载或失于记载。)所以大家会入揖于子贡,向子贡行揖礼道别。(揖礼:礼记记载揖礼在三代之礼中属于上行之礼,受礼者无须回礼。)大家你看我,我看你,泪眼摩娑,痛苦失声。而子贡则回到灵地,在孔子墓旁搭起茅屋,独居守灵达三年,才依依不舍的离开。简单而言孔子过时后门人弟子守孝三年,而子贡守孝达六年之久。要知道孔子娑推崇的三代之礼,父母过世,守灵也不过三年。要知道在孔子看来“父死三年,不敢改父之道。”也算是孝了,而子贡守孝六年。不可谓不孝矣。不可谓不重情重义也。

  试想我们今人,直系亲属过世请假也不过7天;我不知道是进步,还是人类情感的退步。有人说,现在生存压力这么大,这是不能比的。我无话可说。只是,提醒诸位相对于其他的门人弟子,子贡并不是纯粹的文人,他既做过鲁卫两国的相,有是一位“好废举,与时转货赀”的商人。显然,他应该比其他的同学更有理由三年而辞,也比其他的同学更看重时间的价值。而他做到了三年而后归。难道不值得我们击节而叹吗?

四、 经营有道

  前文我们提到《史记?仲尼弟子列传第七》、《货殖列传序》分别记载子贡:好废举,与时转货赀;既学于仲尼,退而仕于卫,废着鬻财于曹、鲁之闲,七十子之徒,赐最为饶益。原宪不厌糟糠,匿于穷巷;结驷连骑,束帛之币以聘享诸侯。可见子贡在儒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之间找到了一条成功的道路。这条路具体说来便是从事货物贩卖以谋利。他能够捕捉商机,且坚持人弃我取,贱入贵出的经营策略,从而达到了亦官亦商,以儒亦商最高的儒商境界。也可以说子贡是我国历史上最早的儒、官一体的儒商。要知道在当时的时代,商业的地位还是非常低贱的,是哪些达官贵人们所不屑一顾,子贡下海的勇气和魄力远见显然令我等佩服之至。

  但是,我更倾向于子贡之所以选择亦官亦商,是怀着“有博施于民而济众的理想,也是怀着弘扬老师的绝学,发扬老师的事业的志愿身体力行老师的学说,继承发扬老师的衣钵。从政,是实践老师政治理想,慰藉老人周游列国,行教四方途中,楚狂接舆,荷杖老人,路戏小儿,对老师极尽讽刺挖苦之能事,让老人倍受打击而感叹:吾道不行,知之矣的伤感;慰藉老人被人成为丧家之狗,而不得不自嘲“谓似丧家之狗,然哉!然哉!”的无奈与心酸。经商,是为了“以身证道”让老师的学说得以更好的传播,证明老师学说的功用,从而使老师名扬天下。“德润身,富润屋,心广体胖。故君子必诚其意。”岂不是子贡的写照。一千多年后,宋朝的张横溪张载的“为往圣续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这句话用于评价子贡我觉得也不为过。

  作为一名商人,子贡无疑是成功,尽管他“喜扬人之美,不能匿人之过”,似乎并不够圆滑,但是,“子贡方人,子曰:赐也,贤乎哉。夫我则不暇。”对于子贡的人际关系能力情商之高连老夫子也紫檀弗如。仅此一点,在那个时代足够了,足以使他“尝相鲁卫,家累千金,卒终于齐."

浙江省河南商会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9 zjhns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571-88397722、 88392202 传真:0571-88392202 邮 编:310052
地址:杭州市莫干山路212号中联大厦B座2001室 浙ICP备10004871号
全程策划及技术支持:拓朴思达